ORNA能否复制MASTER的业绩神话?你不能忽视的3大重点

Master业绩暴涨,与旗下客户订单息息相关

MASTER今年上半年的净利创下RM6.6m的新高水平,激励其股价节节攀升,今年以来已经上涨超过100%。MASTER上半年的业绩能够有如此表现,原因除了因为客户订单提高之外,原料价格走低也是主要因素。集团上半年的净利赚幅达到6.7%,是自2013年以来的最高水平。

先简单介绍MASTER这家公司,业务主要是生产瓦楞纸箱,也就是俗称包装纸箱。MASTER的大本营位于槟城威省区,同时在砂拉越也有一间厂房。由于槟城是我国主要的出口州属,不少设立在槟城的工厂都是做出口生意,因此对于瓦楞纸箱的需求有增无减。

    瓦楞纸原料价格下跌,包装纸箱公司受惠不

瓦楞纸箱的原料基本上都是来自废纸,而废纸又是越用越少的资源。在电子商务蓬勃发展的背景下,市场对瓦楞纸箱需求持续走高,造成废纸价格自2年前开始,一直都是处在高位。然而,在全球经济放缓以及中美贸易战摩擦加剧之下,不少中间厂商开始出清库存,使得中国废纸价格在今年开始下跌。

而本地废纸价格走势虽然不直接与外国挂钩,但当外国废纸价格下跌时,一些厂商还是会倾向国外采购,间接拉低本地废纸的价格。从ORNA和MASTER上半年业绩来看,两者都有一个共同点,便是受惠于原料价格走低。不过两家公司主要还是向上游公司采购瓦楞纸卷,并没有将废纸加工成纸卷的能力。

那么问题来了,既然原料价格下跌对瓦楞纸箱生产公司有利的话,MASTER业绩越做越好,ORNA接下来业绩是否会跟上?况且ORNA目前股价还是处于比较低的水平

ORNA和MASTER,主要是以服务大客户为主,业绩好坏也视客户的生意而定。MASTER的客户因上半年的新产品订单量走高,间接推高公司的营业额。同时,因原料价格下跌,进一步扩大MASTER的赚幅。不过,ORNA虽然上半年也受惠于原料价格走低,但生意确实难以再创高峰。
上文也提到,ORNA和MASTER都是为客户客制化纸箱尺寸,因此生意是以客户给的订单为主。

实际上,我们认为ORNA并不具备MASTER的业绩爆发力。

1

MASTER的工厂只设立在槟城和砂拉越两个地点。相比之下,ORNA的厂房在马六甲、柔佛Senai、Batu Pahat和霹雳均设有厂房,使到公司的据点相当分散。MASTER只需要专注在更少的客户身上,只要客户的订单增加,就更加容易取得业绩的增长MASTER去年48%营收来自太阳能行业、食品业有15%,至于电子电器行业则只有10%。相比之下,ORNA在FY18的营收当中,有21%是来自食品业、18%是电子电器、而14%是家具行业。

2

MASTER的工厂也设在地理位置不错的槟城。槟城是大马数一数二出口额最高的州属,不少国外厂家均在槟城设厂。在贸易战开打之后,就有新闻报道指出,不少外国订单开始流向越南和大马,尤其是槟城,更是多了不少设厂咨询。MASTER上半年的业绩会大幅增长,也是因为太阳能行业客户的新产品订单增加。美国早在2011年就对中国太阳能公司开刀。之后在特朗普开征关税的商品清单中,太阳能光伏相关产品多次在列。因此,大马的太阳能公司也坐收了渔人之利。

3

MASTER管理层的部署具有先见之明。企业一般达到一定的规模之后,对于扩充计划相当谨慎,却也显得缓慢,尤其是处在瓦楞纸业这种已经饱和的竞争市场。然而,MASTER却选择在去年进军越南市场,设厂生产木托盘(Pallet)以及包装产品,以应付当地厂家的需求。根据外媒的报道,越南是中美贸易战爆发之后受益最多的国家。当其他公司还在期待着订单慢慢流向本地市场时,MASTER已经主动出击,先在越南市场立足。

马股上市唯一的纸业上游龙头MUDA

最后,谈到本地瓦楞纸箱生产商,就不能忽略MUDA这家公司。MUDA是马股唯一上市的纸业上游公司。一般上,MUDA会向全国的废纸回收代理拿货,再加工成瓦楞纸卷,卖给中游加工商如MASTER等公司,以让其加工成瓦楞纸箱。MUDA同时也涉及瓦楞纸箱制造业务。

MASTER短期遇阻,ORNA未来难有看

从股价上来看,MASTER的股价年初至今已经拉升不少,上周五和本周一更是暴量上涨,突破前期高点。但是股价在RM1.36遇到强大阻力,显示上空阻力不小,短期而言可能会有一波回调。至于ORNA,股价走势基本上处在下跌趋势,短期难有看头。虽然ORNA股价目前下跌势头放缓,甚至已经与今年初创下的2017年以来最低水平RM0.855相隔不远,不过综合我们上文所讨论的基本面问题,认为ORNA难有MASTER爆发性增长的业绩,因此即使在目前买入的话,回酬率也不高

Close Menu
×
×

Cart